|  网站地图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审计之窗 > 审计文苑

惨烈的日军“玉碎战”

【时间:2015-09-14】   【来源:】   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
我国自古以来就有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”的古语,意思为不屈不饶,视死如归。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依据东条英机的《战阵训》和“武士道精神”,明知败局已定,但顽抗到底,直到被全部歼灭。这就是所谓的“玉碎战”。“玉碎战”无法挽救日本帝国,只是导致战争异常惨烈。日本承认的“玉碎战”有15次,与中国远征军之间发生过三次。

密支那之战,发生于1944年5月17日至8月4日。密支那为水陆交通枢纽,日军十分重视其战略地位,第18师团第114联队约1200人防守密支那及其附近地区。4月上旬中国驻印总指挥、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史迪威令部下梅里尔准将编成“中美混合突击队”对密支那实施突袭。但梅里尔求胜心切,又过于自负,未能采纳中美指挥员的建议,使之兵力分散,突袭不成功,变成了旷日持久,屡攻不克的攻坚战。此时,日军得以增援,密支那的日军猛增到4000余人。5月23日,远征军150团一举占领火车站,但梅里尔没有及时派出援兵,激战两天,弹尽粮绝,只好退回原地收容整顿。而梅里尔却推卸责任,指责团长指挥不力,建议史迪威将其予以撤职,遣送回国。这时,新30师88团和第14师第42团第一梯队空运到密支那。5月23日史迪威带新1军军长郑洞国和总部参谋长柏特诺到密支那。史迪威指定柏特诺代表自己执行指挥。但是,柏特诺比梅里尔更无实战经验和指挥大兵团作战的能力,并且专横跋扈,轻视中国军官。从5月25日到6月25日,柏特诺多次轻率发动大规模进攻,但伤亡惨重、进展甚微。焦躁的柏特诺反而指责中国军队不力,擅自将30师师长撤职,遣送回国。柏特诺不采纳中国军官的建议,使日军得到支援,引起史迪威不满。6月25日,将柏特诺撤职,韦瑟尔斯继任,实际由郑洞国指挥。这时,我军兵力、装备已对日军形成压倒优势,日军渐渐无余力反抗。日军命令限制弹药用量:每天炮弹4发,机枪子弹2联,步枪子弹4发。手榴弹配2枚,其中一枚用于自杀,必须坚持到最后。在地面攻击时,我军还从空中向日军撒下大量劝降单,但是没有作用。7月12日,美军派出39架轰炸机实施“地毯式”轰炸。这一天,日军守备队长水上少将收到密电:“水上少将务必死守密支那”。意思是,令水上少将最后自杀,以保持日军体面。8月1日,日军开始乘竹筏等渡江突围。2日,第50师敢死队潜入密支那,切断日军退路。3日临晨,正面部队攻入敌阵。3日晚,水上少将在伊洛瓦底江东岸自杀。激战到5日,完全占领密支那,肃清各处日军残兵。日军在渡江突围中,有400余名溺毙或击毙,残部300人逃出。

松山之战。1942年,日军在缅北击溃第一次入缅的远征军,沿着滇缅公路打到怒江边,随后在怒江边架起山炮轰击我方。我工兵部队及时炸毁了惠通桥,第11集团军所部36师赶到怒江东岸阻击日军,协同美国“飞虎队”粉碎了日军越过怒江继续进犯的企图。如果日军打过怒江,十天之内将打到昆明,包抄我国抗战的大后方,进而逼迫中国政府投降,其后果不堪设想。此后,日军第56师团第113联队驻扎松山。由于滇缅公路环绕松山直通惠通桥,占领了松山就切断了国际社会支援中国抗战物资的补给线。1944年5月,中国远征军向腾冲发起反击。由于松山切断了滇缅公路的咽喉,远征军的补给只能靠人背马驮,尽早打下松山就成为决定反攻作战成败的关键。7月底,第8军先将松山外围的滚龙坡孤立包围,以山炮300米抵近射击和火焰喷射器掩护步兵轮番冲击,于8月2日攻克这一重要阵地。8月20日又做出重要决策,由工兵部队经过20天坑道施工,挖掘成两条直通松山主峰腹部的暗道,将3000公斤炸药填入日军地堡底部,以“人造地震”式的大爆破颠覆了松山阵地的“锁钥”。这次大爆破震死、活埋日军约70名。从浮土中扒出震昏的5名,其中一名苏醒后拼命地乱撕乱咬,被击毙。其余4名当了俘虏。此后又经过17天艰苦卓绝的扫荡战终于在9月7日黄昏,将退守滇缅公路边马鹿塘阵地的最后一股日军歼灭。从6月4日步兵攻击开始,远征军投入2.4万余兵力,在95天里先后发起10次总攻,付出伤亡7773人的代价,才将据守松山的日军1280人全歼。

腾冲攻城战。腾冲城始建于1448年,后来经过明代戍边军民将其修筑成一座石头城,异常坚固。日军侵占腾冲后,城内百姓多数逃入深山避难。日军从高黎贡收缩后,转入城内负隅顽抗,等待援军到来。守城日军以148联队为主,配属炮兵一部,在围攻腾冲城时,守城日军有2025人。腾冲城三面为开阔地,有大片稻田和大盈江、饮马河阻隔,很难接近城垣。南部横亘着来凤山,海拔1914米,成为拱卫腾冲城的天然屏障。日军在来凤山上构筑环形堡垒,分别命名为樱阵地、松阵地、梅阵地等,其间以交通壕相连,遍布散兵坑,以数百名兵力据守。要想攻克腾冲城,必须首先拿下来凤山。自6月中旬起,第20集团军在扫荡外围残敌后,以预备第2师、第36师和第116师、第198师各一部,分别从南、西、东三面向来凤山发起攻击。起初攻击不甚得力,部队付出惨重伤亡进展不大。7月16日,召开军事会议,调整了指挥官,协调了美军航空队轰炸,美军配发的火焰喷射器也到位。在随后的攻击中,日军堡垒损毁严重。7月26日,在空军炸塌日军主堡垒后,火焰喷射器将1000度的烈焰喷入堡垒,焚烧着的日军嚎叫着窜出堡垒,给敌军心理上造成极大的震撼,迫使其战斗意志崩溃。残余日军企图逃跑,又遭到我军截杀。腾冲城内日军派出200多人企图夺回阵地,遭我军反击未能得逞。这时,腾冲城内日军已成困兽。8月2日开始,第14航空队频频出动,以500磅炸弹轰炸腾冲城垣,第36师107团2连一度攀上城垣,与敌军展开城墙争夺战,后遭日军反击逐出,连长牺牲。傍晚,第116师第348团第9连在东南角登城,与日军相持。由于腾冲城北面地势开阔不易接近,除留下少数警戒部队外,主力部队都转向城墙西、南、东三面。至8月中旬,腾冲城城墙先后被炸开13个缺口,但日军拼死据守。8月20日,预备第2师4、5团各一部率先下城开始巷战。日军在城内构筑无数明碉暗堡,沿街推进的部队处处遭到敌军的阻击。8月13日美军飞机大轰炸,日军守备队长和他的手下32名被炸死,日军又任命太田正男大尉为守备队长,日军顽抗的意志并未减退。9月9日远征军俘虏十余名慰安妇和汉奸,其中翻译官供述次日日军将空投助战。据此,美军空军次日出动战机将日军飞机击落,获得大胜。腾冲围歼战后期,残余日军被压缩在城东北李家巷一带几处民居内,9月13日,预备第2师第5团团长李颐爬上竹梯侦察敌情,被日军狙击手击中牺牲。这一天大雨如注,日军守备队队长下令烧毁军旗,向上级报告最后战况,砸毁无线电机,杀害了部分慰安妇,开始分散突围。14日晨,日军一部分被歼灭,一部分逃出城外,其中18名慰安妇投降,其余被追击部队零星歼灭于各地。腾冲攻城之战,远征军付出伤亡18000余人的代价,其中我军牺牲9000人,歼灭日军1800余人,俘虏53名(不含慰安妇)。战后,云南省政府在腾冲来凤山修建了大型阵亡将士公墓国殇园。

(作者单位:审计署驻太原特派办)

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